抓捕周树人跟我鲁迅有什么关系

点开。






没有评论精神萎靡
欧欧西整改中
现不回fo
暴躁老哥
素质极差
圈名顾敛玥
雷点清奇
cp观清奇
不喜欢吃bgcp,甚至会骂
gb女孩儿
没了

这种欧欧西的东西一定是搞错了什么③

魔术师/“杰克”/佣兵/园丁x“慈善家”
空军x盲女
机械师x蜘蛛

本章注意:玛尔塔意识到了海伦娜可能不是完全瞎掉了,但还不能完全肯定。
奈布不会伤害同伴,而且他知道怎样分辨场合。
玛尔塔和奈布的关系属于:兄dei!伏特加(啥),干!的那种。
水了一章真开心。

玛尔塔带着不明笑容修着gay,旁边是一脸看破红尘的奈布,他的身上仿佛散发着真佛的光芒,玛尔塔看着介个新晋佛系青年,用胳膊怼了一下奈布,把头凑过去。
玛尔塔在奈布耳边说道:“我貌似知道是谁搞的本子诶。”
奈布拍gay而起,激动地喊到:“是海伦娜!我前几天看她在卖书!”
玛尔塔给了奈布一个爆栗,带着一丢丢鄙视,准备跟奈布好好说道说道:“你傻啊,海伦娜又看不到东西,怎么画画啊。”
于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奈布揉了揉脑壳,尴尬而不失礼貌地表示:“我这不是看气氛不太对嘛……”
玛尔塔一挥手表示大人不计小人过,而后亲切地搂住奈布的肩,一字一顿的说了前半句话:“海伦娜的、确、参、和、了。”
奈布震惊脸.jpg.
她顿了一下,意识到自己有点小凶,换了个温和点的语气:“不过……她也是不知道嘛,本子这个事还得找皮尔森先生啊。”
奈布大手一挥,伴随他挥手的声音是海伦娜倒地时的痛呼。

“玛尔塔你说的没错!整个庄园里也就皮尔森先生身上带了会画画的设定,但我一开始也没认为海伦娜小姐有什么错,这个你放心好了。”
奈布向着玛尔塔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看海伦娜还没被挂,就跑去和屠夫皮了。

玛尔塔也是趁着debuff还没出现,抓紧修gay,试图无视自己过了三分钟没修好一台机,而海伦娜获得了牵制大师的成就的事实。
海伦娜被挂椅子了,海伦娜被奈布救了,而奈布吧唧摁了一下墙,被技能瞬间弹走。周围没有板子,也没人挡刀的海伦娜理所应当的吧唧倒在了地上,脑海中回荡着一万句mmp。

玛尔塔修了一万年的电gay终于随着一声响,亮起了灯,同时库特的修理进度也达到了300%。
库特懵逼:之前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在修机???玛尔塔没有debuff时好歹也是正常进度吧??
今天玩的是一场不快乐的游戏呢。
不过最后还是要死要活的奈布救了海伦娜,他自己却被挂上了椅子,他在椅子上笑的很快乐,像个三岁的孩子,他还表示:帮助兄弟媳妇是我的荣幸!
等到海伦娜和库特跑出去的玛尔塔看着不断向自己逼近的一刀斩裘克,不得不在门口打响了分手炮,含着热泪(没有)跑出了大门,之后对被摔的七荤八素的奈布竖起了幼儿园阿姨赞赏小朋友般的大拇指。
奈布同志真是个感天动地的好青年。
玛尔塔看好你哦。
海伦娜和库特不想说话。

呵呵,天气不错。

海伦娜拖着运动了一天,还羸弱不堪的弱小身躯,向着克利切的房间挪动。
海伦娜在路上不停地给自己打着气:
是什么支持着我的精神!是写同人的兴奋劲!!!为自己鼓掌一分钟!!!
但当海伦娜打开克利切房间的门的那一刻,她的表情就像副灰化了的涂鸦,带着点毕加索的风范。

艾玛摁着克利切的手腕,用最撩的姿势壁咚了曲着双腿的克利切。
房间中的景象让海伦娜想向着天空大喊一声:ruaaaaaa!
下面展示一下海伦娜的自动欧欧西脑洞:
园丁从容地走进了社工的房间,从认真在案台工作的社工身后温柔的将他揽入自己温暖的怀抱,含着社工的耳垂,又轻吹一口气,用性感的女低音轻声道:“小宝贝儿,想我了没?”
社工承受不住,忙将园丁推开,刚站起身来,却被园丁摁在墙壁上,过于靠近的距离让他……
让他……
算了编不出来了。
但真实的情况是艾玛听见克利切竟然直接叫了海伦娜的名字,盛怒之下将克利切摁到墙边,准备好好质问他。
欧欧西脑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啊。

海伦娜在一瞬间恢复了冷静,她狠狠地把门关上,在门口大喊了一声:“打扰了!抱歉我走错了!”

然后回头就撞在一脸黑线的玛尔塔身上。

吸吸。








评论(16)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