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捕周树人跟我鲁迅有什么关系

点开。






没有评论精神萎靡
欧欧西整改中
现不回fo
暴躁老哥
素质极差
圈名顾敛玥
雷点清奇
cp观清奇
不喜欢吃bgcp,甚至会骂
gb女孩儿
没了

这么欧欧西的东西一定是搞错了什么④

魔术师/“杰克”/佣兵/园丁x“慈善家”

空军x盲女

机械师x蜘蛛



本章注意:黑园和社工感情upup!
                    佣兵线开启!
                    空盲绝对甜!



正在这贼他妈尴尬的时候,诚信友善的玛尔塔小姐看到了某个房间门口出现了海伦娜,于是她赶紧抬头瞅了一眼门牌号,一看是那位“慈善家”的,赶忙走过去拉住海伦娜,跟她港这个系皮尔森的房间,最好离他远点。

海伦娜也乐意将错就错,表示了一下:“诶?谢谢玛尔塔提醒,原来我记错路了…我还正疑惑为什么房间感觉不对呢……”她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给了克利切一个带有“挺住”意思的眼神,虽然隔着这么远还有一层眼镜,克利切十有八九看不出来,但海伦娜还是这么做了。

然后海伦娜就随着玛尔塔离开了,徒留艾玛和克利切在房间里以黑白恐怖画的姿态对峙,即使是单方面的。

就这么走着,玛尔塔突然停下步伐,低着头不去看海伦娜,她哑着嗓子,低声问道:“虽然不太好意思,但海伦娜,你的眼睛……”

房间内。


艾玛突然靠近了克利切,克利切几乎能感受到艾玛炙热且急促的呼吸。换成这之前的克利切,他是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被一个二十多的小姑娘压在墙边动弹不得。

现在,克利切自嘲般的笑了,他心想:“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庄园里,我竟然越发退步了,看来是忘记了身为下等人的卑贱。”

艾玛看着出神的克利切,咧嘴一笑,她凑到克利切耳边,轻声说道:“皮尔森先生,我可以记得所有的事哦。”

她满意的看到克利切露出惶恐又恍惚的神情,继续添油加醋道:“下等肮脏的偷窃,背后见不得人的勾当……皮尔森先生真的以为艾玛.伍兹这个人什么都不知道么?”
“不过我可不是那种假惺惺的好人性子。皮尔森先生还是很讨我喜欢的……”她顿住了,然后话锋一转,“但皮尔森先生真是按捺不住自己。”

艾玛抬起手,扶上克利切脖颈的皮肤,阴恻恻的说:“你跟海伦娜到底是怎么关系?你可怜的伍兹小姐真的非常伤心。”

克利切强作镇定,他顺势搂住艾玛的腰肢,全神贯注地盯着她,连那只瞎掉的眼睛都好像有了神采,他开口了,用的是平缓而清晰的语调:“伍兹小姐请相信克利切,克利切和海伦娜只是合作关系,我们……出过一本书,而已。”





他特别的咬定了最后二字,急切的想要证明什么。
艾玛笑了,阴沉的另一面小姐头一次像个开朗的小女孩:“克利切,你真该庆幸一下。你在我这还是挺有诚信度的,哈,我相信你了。”

艾玛放开了克利切,虚脱般的坐在了床上,她抬头望着惨白的天花板,跟克利切交代道:“克利切,等会她醒了,你就跟她说我只是和你商量了一下怎么逃脱……就……好……”

她仰头睡了过去,姣好的面容仿佛在欺骗别人,仿佛刚才那个疯子一样的家伙不是她……在某种方面来讲也的确不是她,但总是逃不过的,这是命。

克利切只是沉默着,突然起身吹了个小混混般的口哨,吹了没几下,便停住了,然后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门又开了,门口是抱着手的奈布。

他只是盯着克利切,一点余光都不施舍给艾玛。他身上散发着无形的压力,室内的气氛再次沉闷了。

奈布终是向克利切比了个手势,意示他出来,他的清脆的少年音也挡不住那种气势,他说:

“皮尔森先生,对于本子一事,我有些疑惑。”

评论(34)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