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捕周树人跟我鲁迅有什么关系

点开。






没有评论精神萎靡
欧欧西整改中
现不回fo
暴躁老哥
素质极差
圈名顾敛玥
雷点清奇
cp观清奇
不喜欢吃bgcp,甚至会骂
gb女孩儿
没了

当她们都崩坏掉的时候她们在想什么。

  每天在都重复着三点一线的事情,庄园——比赛——返回庄园,有时看似逃出,实际只是自己返回庄园罢了。
  园丁感受着庄园特有的腐败气息,百无聊赖地用擦的光亮的叉子戳弄着眼前的干面包。
  不过——能自己走回去,总比乘坐火箭飞回去,一头栽在地上,孤立无援,头晕目眩的等待庄园女仆把自己架回去的好。
  从大门走回去只是会有挫败感而已,这比难受个三天三夜,让头痛欲裂提醒自己的失败好多了。
        庄园的东西不算难吃,甚至算得上美味,这是园丁在日复一日的枯燥无味生活中一个盼头。
  园丁算是个享乐主义者,即使在这种危险又无聊的游戏中,她也乐得给自己找点盼头。
        园丁的内心还装着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不算年轻的女人——艾米丽。
        她不算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只是有点姿色而已,年龄也大了,声音也显得成熟。
  医生的性格有着不少缺陷,也做过令人作呕的事情,但她就是吸引园丁。
  园丁知道她是有苦衷的,但这种苦衷在危害到别人的时候就已经是微不足道的东西了。
        园丁早就知道了她和律师联合起来对自己家庭做的事,有时比赛中能碰见厂长,她的父亲,园丁也会被无力围困。
        自己的父亲已经变成了能最直接伤害自己的人,曾经的温暖变成了深渊里的恐惧,但是,她恨医生吗?
         园丁感觉自己正被内心的负面情绪当成一坨面粉搓来搓去,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要被做成面条,还是被做成面包。
  她应该恨的,这已经可以说是人之常情。
        但显然园丁更乐意去给自己找个富有哲理却尽显无理取闹的理由。
“我恨艾米丽,但她现在是我精神的寄托。”
         园丁这么想了,她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毕竟她无法去找到别的能说服自己的理由。每当她搂着医生柔软的腰肢,心里那种满足的感觉总是不能被一顿美味佳肴所替代。
         园丁觉得自己拥有了这个女人,这个在她眼中坏的透顶,以摧毁别人家庭来换取金钱的女人。
“我没有病。这只是爱而已。”
         庆幸的是,园丁目前只是生存在一个破落的庄园里,尽管无聊,但不会被外界的所谓大义围困,这里没有道德准则,只有无尽的绝望而已。于是她尽情的释放着人性的恶劣,她忘记了仇恨,她心里只有私欲。
        在一开始,园丁觉得医生真是个很棒的人,医生那么关照她,也那么可爱,她就像个天使。
  园丁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充满了她优雅的身姿,灵动的眼眸,身上的清香。
  “艾米丽让我离皮尔森先生远一点……她是不是不喜欢皮尔森先生……不行,我要让艾米丽讨厌的人彻底消失。”园丁用着在她认知里最有用的方式去讨好医生,她迫切希望医生能够因为她的所作所为开心。
  因为医生真是个天使,她为了约定进入庄园,还选择了医生这种救死扶伤的职业……太过于完美,善良了。
        但当医生露出狰狞的笑,把内心的阴郁袒露出来时,园丁莫名把这种心中坚墙分崩离析的感觉辨为内心激动的失常。
  她很开心,她兴奋的不能自已,她只能听到那一种声音了,是医生抑制不住,破了音的声音:“我把你们救出来——就是为了让你们再感受一次绝望的滋味啊!”
         园丁脑中是一片空白,耳边的嗡嗡声让她烦躁不已,她的意识在试图告诉她医生不是个天使,而是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在她苟延残喘的意识还在与这片空白做徒劳的抗争时,她的话语已经以绝对的优势赶超了她的意识:“是的,艾米丽,我会一直支持你这么做的。”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