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捕周树人跟我鲁迅有什么关系

点开。






没有评论精神萎靡
欧欧西整改中
现不回fo
暴躁老哥
素质极差
圈名顾敛玥
雷点清奇
cp观清奇
不喜欢吃bgcp,甚至会骂
gb女孩儿
没了

在追求幸福的时候到底会经历什么①

把红蝶买回来实在是克利切这辈子最明智的决定。

克利切现在已经被红蝶惯的不成样子,按照瑟维的话是这么说的。

“克利切,你真应该把你的家务仿生人送回场查查是不是变异了,它(it)完全不像个仿生人啊。”

瑟维坐在克利切家的硬沙发上,对正在创作的克利切建议道。

一旁擦桌子的红蝶听了这话,动作没有丝毫迟缓,只是LED在他们都看不到的角度红了一下,又迅速恢复成代表情绪稳定的蓝色。

克利切的笔顿了一下,随后把笔撂在了红蝶精心改动的笔架上。这笔架是红蝶分析过克利切常用的笔的长度和顺手程度后用雕刻刀削改过的,克利切用着顺手的不得了。

他笑着走过去和瑟维并排坐着,拍了拍瑟维的肩:“红蝶她(she)就算是个不正常的仿生人,但她能关照我才是最重要的啊瑟维。我可承受不了自己去收拾这么大个屋子或者面对一个连指令都只能直来直去分析的无能仿生人。”

克利切翘起二郎腿,侧头看着此刻正在清洗擦桌布的红蝶,吊儿郎当地对着红蝶调侃道:“喂,那边的美女,你是不是我娶回来的老婆啊?”

红蝶把擦桌布放下,带着程序中设定的无懈可击的优雅转过身来,眉眼弯弯,尽显美人风范。

她对着克利切歪了一下头,微笑着说:“虽然妾身的身份不合适,不过皮尔森先生可以这么说哦~”

克利切闻言搂住瑟维的肩,兴奋地对他说:“你看她还会反过来调戏我了,现在的科技可真他——妈棒!”

“妾身这不是调戏,而是附和哦!”红蝶貌似对这种事情执着的很,强调了一下事实。

这使得克利切笑的更欢了,锤着瑟维的后背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皮尔森先生再这样妾身可是要生气了。”红蝶的LED变成了黄色,笑容也刻意的淡去了许多。

克利切虽然知道自己的仿生人是在吓唬自己,但还是配合她求饶:“红蝶大人别生气——克利切——错了!”

瑟维挂着标准的绅士笑容,看着这一人一仿生人胡闹。

他按住还想对着红蝶说什么的克利切,示意他让红蝶好好干活。

克利切没法子,瑟维一认真起来,他根本拒绝不了瑟维。于是他无奈地挠了挠头,对红蝶下命令说:“红蝶,请先把碗刷了。”

红蝶的LED闪烁着黄了两下,随后像是一个只会读取命令的仿生人一样安静的做起她本分的工作。

瑟维盯着克利切尚且安好的淡蓝色眼眸,另一只人工植入的黄色眼假体虽然能让克利切看到东西,但始终还是有一种怪异感。

他知道这眼睛是怎么没的。

克利切在二十岁刚出头的时候被一个发狂的仿生人破坏了眼组织,后来瑟维抡起一旁废弃的破旧细钢筋硬生生打废了那个仿生人,虽然只丢掉一个眼睛比起生命已经不算什么了,但瑟维还是常常懊悔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发现克利切,为什么不能改变这场悲剧。但这几乎是无济于事,瑟维只能在憎恨自己的迟钝的同时憎恨着仿生人。

克利切一开始买艾玛和红蝶的时候瑟维是竭力阻止的,因为他太怕这两个仿生人会在他不在的时候伤害到克利切了。但过了这么长时间,克利切也给瑟维做了很久思想工作,瑟维对仿生人的情绪也只是平稳了一些,不会抵制他们的存在。

但看着克利切对她们越发依赖,瑟维忍不住了,他得给克利切一些警告。

“仿生人是及其不稳定的存在,你不知道它们会在什么时候程序错乱或者异常。”瑟维尽量压低了声音说话,以他的经验来说,正常人隔着这种距离是听不到他对克利切说的话的,“克利切,你太依赖它们了。保护好自己,别让它们再伤害你——想想你的眼睛!”

克利切真的对瑟维这种仿佛全天高度紧张的针对仿生人的神经质十分无奈,但他总不能去凶一个这么关心他的人,于是他利落的答应下来,并催促瑟维去赶他的魔术表演——瑟维起码留出一个小时的时间来监督后台和打理自己,一是免的出了差错,二是要在观众面前保持最佳状态。

瑟维低头看了一眼腕上的低奢手表,跟克利切道了别就急忙赶场去了。

克利切看着瑟维离开,慵懒地仰躺在了沙发上,闭目养神,听到红蝶走过来的动静后,对着走到沙发后的红蝶安慰说:“没事儿,我不会防备你的。”

红蝶一直红着的圈在闪黄两下后恢复了蓝色,但不知为何变为全黑的眼睛中充满了忧虑。

ps:这两天中考,拖了这么长时间实在抱歉,明天再两科就完事啦:D

评论(4)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