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捕周树人跟我鲁迅有什么关系

点开。






没有评论精神萎靡
欧欧西整改中
现不回fo
暴躁老哥
素质极差
圈名顾敛玥
雷点清奇
cp观清奇
不喜欢吃bgcp,甚至会骂
gb女孩儿
没了

在追求幸福的时候到底会经历什么②

“克利切——!”艾玛招呼着盯着园子发呆的克利切,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力。

艾玛在克利切眼前挥了挥手,示意他看向自己。

艾玛今天在自己的草帽上环了一圈刚从外边采到的不知名的小紫花,她没认出来这是什么花,在她几乎记录了所有草木的数据库里竟然没有这么一种花。但艾玛能确定这是朵无毒的花儿,对克利切不会产生任何方面的危害。

她很克利切在一起的时候很放的开,总是没事找事的唠点什么,艾玛时常不知道如何表达对克利切的爱意,只能以笨拙的方式吸引他的注意力。

“克利切先生知道这是什么花吗?”艾玛指了下帽子上漂亮的花儿。

克利切捏着下巴端详了一会儿,还是没琢磨出个所以然:“你竟然都不知道吗?那这估计就是什么不起眼到连名字都没人取的小野花吧。”

艾玛从帽子上取下来一朵,遗憾地叹息道:“这么好看的花,竟然没有名字……”

克利切看着她这副表情,感叹道:“要不是你脑袋上的LED还亮着,我都要怀疑你是个真人了。”

艾玛对他笑了一下,低声嘟囔说:“要不是我是仿生人……早就跟你在一起了。”

“你说什么?大声点啊?”克利切没听清艾玛说的话,向她询问。

“啊,没事,克利切先生的单子不是完成了吗,有时间为我画一副吗?”艾玛强作镇定,提出了前言不搭后语的问题。

克利切

艾玛从帽子上取下来一朵,遗憾地叹息道:“这么好看的花,竟然没有名字……”

克利切看着她这副表情,感叹道:“要不是你脑袋上的LED还亮着,我都要怀疑你是个真人了。”

艾玛对他笑了一下,低声嘟囔说:“要不是我是仿生人……早就跟你在一起了。”

“你说什么?大声点啊?”克利切没听清艾玛说的话,向她询问。

“啊,没事,克利切先生的单子不是完成了吗,有时间为我画一副吗?”艾玛强作镇定,提出了前言不搭后语的问题。

克利切点了点头,坐在了红蝶摆放好的画架前,认真地调试起颜料。

早在克利切提出今天要去花园放松的时候,红蝶就为他准备好了画具——一位画师的灵感可能产生在任何时候。

艾玛没有想到克利切会答应她,毕竟她在仿生脑中计算出克利切可能答应的可能性只有30%。

“艾玛,再往右边挪一点,对,对,后退一些,完美!”克利切精心挑选着最佳角度,艾玛精准计算后,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把自己最优美的身姿呈现在克利切面前。

刚过了早晨时间,太阳还没有过亮,以一种柔和的恰到好处的亮度照在艾玛身上,那淡紫色的小花儿更是显得可爱。艾玛的笑容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快乐,仿生人刻意摆出的笑容此刻看起来就像一个真实开心的小女孩,这让克利切满意的很。

克利切灵巧的画笔勾勒出艾玛俏丽的面容,此刻他们两个都沉浸在这美妙的时刻。

阳光打在脸上感觉暖暖的,带着微不足道的灼热感,克利切因集中注意力,脸庞上挂了几小滴汗珠。

午时,克利切已经细致的刻画出了艾玛的上半身。

画中的女孩儿头上没有LED灯,身上的衣服没有仿生人的标志,完完全全就是个因为摘到了喜欢的花儿而由衷开心的无忧无虑的天真小女孩。

红蝶已经第三次来催促克利切去吃午饭了,克利切只得动身去吃红蝶为他准备的营养充分且美味的午饭。

他带着遗憾和懊恼对艾玛说:“啊,抱歉……我下午再继续给你画吧?”

艾玛乖巧地点了点头,继续去照顾她的小园子。

在克利切转头跟着红蝶一起进屋时,艾玛一脸愤懑地瞪了一眼红蝶,头顶上的LED不停地闪红。

红蝶把午饭的面包,沙拉和浓汤端上桌,对克利切说:“艾玛有的时候真的完全就是个任性的小孩,皮尔森先生应该管管——她刚刚还对我闪了红……”

克利切表示对此不可置否,一边应和着,一边拿起了红蝶特制的面包。

“啊,对了。”红蝶看着显然饿了,此刻正狼吞虎咽地吃着芝士牛肉煎面包的克利切,提醒道,“杰克先生晚上有请,您下午得好好整理一下仪容。”

克利切的面包掉了——他忘了这茬了。

评论(9)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