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捕周树人跟我鲁迅有什么关系

点开。






没有评论精神萎靡
欧欧西整改中
现不回fo
暴躁老哥
素质极差
圈名顾敛玥
雷点清奇
cp观清奇
不喜欢吃bgcp,甚至会骂
gb女孩儿
没了

追求幸福的时候到底会经历什么③

红蝶拽了一节纸巾,捡起了克利切掉在地上的面包。

“妾身去再给您煎一些,请您稍安勿躁。”红蝶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理,转身去做另一份吃食。

克利切托腮看着红蝶,他实在不懂得红蝶这种时冷时热的性子,明明之前还对他蛮亲昵的,现在就又恭敬有礼的保持着完美的仪态和滴水不漏的规矩礼仪。

他对女人的心理一直都不太理解,红蝶就算是个仿生人,也是个女性仿生人,而且思想和行为都很像人类。但克利切也不必为这些担心,红蝶不会像个任性的女孩儿一样无理取闹,她该是会做好她该做的一切事。

克利切用叉子叉起红蝶刚烤好的面包,咬了一口。是刚刚好的热度,入口暖暖的,不会烫口。面包的香味被完美的激发出来,刺激着克利切的味蕾。

他真的佩服红蝶的厨艺,红蝶做出来的饭是他觉得最美味的——不论是在人类手中还是在仿生人手中。

“红蝶啊,你说我对艾玛食言了会不会惹她发火?”克利切吃完了午餐,半瞌着眼睛,懒懒地问红蝶道。

红蝶中规中矩的对克利切说:“妾身相信艾玛是个正常的仿生人,它不会做出让主人为难的事的。”

克利切看着站在一旁低眉顺眼的红蝶,屈起手指敲了敲桌面,也没再说什么。

午后还有一段时间休息,下午要三四点克利切才会出发去参加杰克的晚宴,但保险起见,他得两点就开始捯饬自己了。

克利切看了眼墙上的走针式的钟,此刻是中午一点,他只能跟艾玛说一声了。

艾玛正在园子里的小凉亭中待机,现在的天气还是有点热,晒太久对艾玛的机体也不好,克利切就下令让她待机的时候找个凉爽些的地方。

“艾玛,你的画得拖到下次我有空闲的时候了,杰克先生晚上邀我去参加晚宴。”克利切看艾玛的LED闪烁了两下,知道她晓得了,也就离开了。

在克利切走远后,艾玛把园子中的画卷了两卷,连着画具一同拿到地下室中。她看着手中的半身画像,侧着头想了想,把它放在了一个雕着不明意义的花纹的花瓶中。

克利切睡过午觉后被红蝶按在椅子上好好的打扮了一气,其中伴随着他“大男人为什么要这么精致!”的哀嚎。

还好红蝶掌握着最高效率,克利切也没经过多次换装的折磨,红蝶只一次就把他从家里蹲宅男画师打扮成了个像模像样的能参加高端宴会的上等人士。

“说起来,这套讲究的衣服可真他——妈别扭。”克利切扯着领带,看着镜中的自己抱怨道。

他习惯了出门也就把领带松垮垮的一捆,在家就穿件舒服清凉的T恤,现在穿着这种需要穿的板板正正,保证没有不必要褶皱的衣服实在是浑身难受。

红蝶还在他的衣服上别了挂饰,帽子上也别了根白色的羽毛,说是更能凸现画师的身份。克利切没什么能反驳的,也就随她去了。

准备就绪后,也该出发了。

在破旧阴暗的违法仿生人制造厂里,MN100型号的奈布的系统中枢接到一个新的刺杀任务——目标是西泽斯的总裁,杰克。

说起来西泽斯这个公司最也得罪了不少人,毕竟在现今这样一个高淘汰率的社会能把生意做的蒸蒸日上,也少不了吞并和打压别的公司,如此一来,这梁子就结下了。

但这些都不是奈布所在意的,他的机器脑袋里只产生了唯一一个不符合他身份的想法——终于能从这个破烂地方出去了。

他在接了不知多少个任务后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不会被察觉到异常,于是,奈布终于得以步入充满了未知的世界,找寻属于他的东西。

暗黄色的LED闪烁着,心里满是野性和叛逆的仿生人从黑暗中缓步而出,幽蓝色的仿生眼眸在黑暗中折射着微不足道的光芒。

评论(1)

热度(103)